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2020年09月28日 18:01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





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

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



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






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




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

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

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


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


       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相关推荐

租客网有专门的人员带看吗?

有的,也可以房东自己带看,平台会先跟合伙人沟通好。

2020年09月03日 10:04

扎根浦江东岸 益海嘉里“粮油梦”从这里出发

在上海浦东新区世博园A区,远远就能看到一幢四角呈圆弧形的金色大厦,这里是国内重要的粮油加工集团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海嘉里”)在中国的总部。  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益海嘉里第一座工厂在深圳蛇口创立。1991年,益海嘉里第一瓶“金龙鱼”小包装油诞生,将国人从散装油带到小包装食用油时代。  1990年4月,上海浦东开发开放被纳入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一环,从此大刀阔斧、破冰前行。凭借着敏锐的嗅觉、智慧与远见,益海嘉里洞察到了浦东的发展潜力。1994年11月,益海嘉里位于浦东的东塘工厂投产,正式开启华东的产业布局之旅。  开发开放中的浦东,以惊人的速度大步向中国乃至世界重要的经济、金融、航运、贸易中心迈进,并最终让益海嘉里把落脚点定在了这里。以此为支点,金龙鱼一路飞速发展,不仅在中国的小包装油市场具有较高份额,也开启海外市场布局,进入日本、北美等高端消费市场。  “扎根”黄浦江畔  早在1994年11月,益海嘉里位于浦东新区的东塘工厂投产,此后业务逐渐扩大。  随着业务的发展和中国制造环境不断提升,益海嘉里又在上海浦东新区高东工业园投资建设了多家大型企业,成为了企业群园区。园区包括粮油、食品、巧克力、油脂科技等多产线和集团研发中心,企业群可共享资源和管理,比如办公区域、动力车间、电力设施、环保设施、仓储设施等。  益海嘉里充分认识到企业长期发展必须有持续的创新资源做支撑,基于上海的区位优势及优越的公共资源,益海嘉里作出了在上海建设集团研发中心的战略决策。2009年11月,益海嘉里研发中心在上海成立,至今已累计投入几十亿元人民币,申请专利500多项。  2018年底,益海嘉里在浦东世博园投资建设的金龙鱼大厦正式启用,这座建筑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世博园A片区、黄浦江畔的总部大厦,成为益海嘉里集团在中国发展壮大的又一张靓丽名片。  回顾30余年的发展历程,益海嘉里始终将产品质量放在首位,追求技术的不断革新。开发开放中的上海,也逐渐成为中国的经济、金融、航运、贸易中心,也成为益海嘉里的福地。  1991年,益海嘉里生产的“金龙鱼”牌小包装油,拉开了中国从小作坊、散装油到现代化工业、小包装食用油的生产和消费模式变革的序幕。  之后,金龙鱼品牌产品迭出,引领食用油消费理念从“安全”向“营养健康”升级,且不断带来食用油品质创新,挑战食用油营养健康新高峰。  2019年12月10日,浦东金龙鱼大厦里举办了一场特别的发布会,益海嘉里宣布,金龙鱼稻米油产品正式登陆北美高端消费市场,开启稻米油国际化之路。  从黄浦江畔出发,从中国到全球,益海嘉里世界粮油战略谋局日渐清晰。益海嘉里包装油事业部总监陈波道出了金龙鱼的发展愿景,“金龙鱼肩负企业战略担当,助推健康食用油格局的向上升级、突破。”  为什么是上海?  2018年益海嘉里营业额1670亿人民币,约占其母公司丰益国际全球营业额的56%。在过去30年里,益海嘉里在中国的投资已经超过300亿元人民币。  据了解,2009年在上海建立的益海嘉里研发中心,是目前全球粮油领域最大的纯研发中心之一。  全球最大的几个粮油巨头,除了丰益国际外,基本在美国。丰益国际是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侨资企业,为什么会把益海嘉里研发中心放在中国,放在上海?  在益海嘉里集团董事长郭孔丰看来,中国占据全世界粮食年产量和消费量的1/4左右,是粮食的消费和生产大国,这决定了未来中国必须成为全球粮油产业的中心之一。要形成这个中心,仅靠生产力和消费力是不够的,更应该靠科技力来达成。  益海嘉里总裁穆彦魁则进一步解释道,“中国经济在快速发展,但粮油行业的发展却并没有同步跟上,在核心环节的产品技术创新上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丰益国际在祖国建立这样一个纯研发中心,就是抱着把我们国家从'粮油消费大国’变为'粮油科技大国’的决心来的。”  1990年开发开放以来,浦东持续优化的营商环境日益发挥着集聚效应,吸引着一批又一批优秀企业和人才落户浦东、投资浦东、发展浦东。因改革开放而兴的浦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而益海嘉里的总部大楼正是坐落在位于浦东的黄浦江畔。  益海嘉里表示,坚持在祖国投资发展的决心和信心。“中国市场的消费力和消费需求依然强劲,坚定看好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也将继续配合国家粮食应急保供体系建设,完善在全国的产业布局,为增强国家粮食应急供应能力做出贡献。”  据了解,截至2018年年底,上海浦东新区已集聚各类总部企业超过600家,其中跨国公司地区总部304家,约占上海市总量的一半。浦东“总部经济”的能级不断提升、功能不断叠加、模式不断创新、配置全球资源能力不断增强。“总部经济”已成为浦东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引擎。

2020年04月21日 11:26

迪士尼如何在危机下再次“自救”?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杜威,题图:电影《花木兰》官方剧照美国第三大院线Cinemark的CFO肖恩·甘布尔近日在电话会议上向投资人透露,Cinemark计划从7月1日开始一个州一个州缓慢开放影院,并计划用时1-3个月时间实现影院全面复工。然而,Cinemark的CEO迈克·佐拉迪态度更为谨慎,他表示(7月份)并不能完全确定,目前美国政府和地方官员尚未对他们明确表示7月是否能营业,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伴随着确认病例不断攀升的情况,疫情下的北美娱乐市场依旧不容乐观,作为“龙头老大”的迪士尼从《花木兰》撤档的一声枪响后,不断面临着各项损失的“噩耗”,全球电影项目档期重排、头部项目制作停摆、主题公园相继关闭、电视广告业务严重下滑等坏消息接踵而来,迪士尼也被迫在这个特殊时期展开自己的“止损”自救方案。究竟,在这场“大疫情”下,迪士尼损失了多少?这一个月的时间,迪士尼又拿出了哪些“缓解方案”?百年公司的迪士尼,迪士尼并不是首次面对外部的经济大危机,过往的“劫后重生”又有哪些借鉴意义?一起走进疫情笼罩下的迪士尼。迪士尼损失了多少?3月10日,《花木兰》在洛杉矶举行了盛大首映礼,主演刘亦菲、李连杰、甄子丹悉数到场造势,刘亦菲更是以一袭凤凰裙吸引全球关注目光。首映结束后,《花木兰》在社交媒体口碑爆棚,北美的观影声浪空前高涨。然而,这场由迪士尼操盘的盛大首映礼,却成为疫情之下最后一场吸引全球目光的线下电影发布会。3月12日起,新冠疫情在北美全面肆虐。一夜之间,3~4月份好莱坞影片全部撤档,迪士尼也先后宣布将旗下包括《花木兰》《黑寡妇》等7月份之前上映的电影全部撤档。《花木兰》剧照随后,电影《尚气》《小美人鱼》、剧集《洛基》《旺达·幻视》等迪士尼头部项目摄制全部暂停。除此之外,迪士尼全球六大主题公园全部关闭,停业期限已经从3月底延长至“另行通知”,旗下的商店、酒店也停止营业。另外,重大赛事的全面停摆,也让迪士尼有线电视业务的广告收入遭受重挫。此时,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已经开始想要弄清楚疫情将会给迪士尼的主要业务造成多大的损失。据外媒消息,迪士尼主题公园在2019年贡献了约68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北美分析师伯恩斯坦据迪士尼财报等公开财务数字推算,如果迪士尼被迫关闭全球所有主题公园30天,该公司的收入可能会减少近20亿美元,相当于该公司当年预期收入的2.5%左右。单就美国主题公园关闭30天,就可能让该公司在2020年的收入减少15亿美元,盈利收入减少8.03亿美元。迪士尼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汀·麦卡锡也在今年2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仅关闭上海和香港两个公园,可能让第二季度的总收益损失1.75亿美元。Needham的分析师在3月13日的一份报告中说,迪士尼上半年大部分电影作品撤档,该公司将其对电影部门2020年未计利息、税项和摊销前利润的预期下调了2%,至31亿美元。而伯恩斯坦则认为迪士尼全年电影部分收入预期将下降19%。据悉迪士尼影业2019年1-3月份季度营收为21亿美元,业务部门的实际利润为5.34亿美元。另外,诸如像《尚气》和真人版《小美人鱼》此类头部电影的停拍,迪士尼每天将损失30万至35万美元。而在如今无限期的停摆情况下,迪士尼面临的损失也必将成本增长。《小美人鱼》海报除此之外,迪士尼的整体媒体网络业务,包括其广播和有线电视频道,在2019年带来了75亿美元的运营收入。如果利润贡献巨大的ESPN无法播出之前安排的赛事,不得不寻找其他方式来填补这些节目时间,其广告收入可能会下降,成本可能会上升。Needham的分析师称迪士尼2020年有线电视业务的利润预期下调了6%。而就在4月17日,Netflix股价市值达到1940亿美元,史上第二次超过了迪士尼。在今年2月份,迪士尼的估值超过2500亿美元,但截至发稿,其市值下滑至1830亿美元,缩减36%,670亿美元。由此可见,“家大业大”的迪士尼的各方面损失将是空前巨大的,并且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迪士尼遭受的经济损失也将成倍扩大。回看迪士尼百年历史,迪士尼遭遇的经济危机并不少,而在一次次危机中,迪士尼都找到了新的机遇,从而异军突起,成为巨无霸式的娱乐大亨。历史上的经济危机,迪士尼如何化险为夷?众所周知,迪士尼的传奇始于“米老鼠”,在上世纪20年代末,美国泡沫经济正在走向崩溃。1928年5月,“米老鼠系列”第一集《疯狂的飞机》上映。紧接着1929年~1933年爆发的经济危机,整体社会低迷的美国市场,因“米老鼠”幽默呆萌的形象IP出现,变得有了些许活力。迪士尼与“米老鼠”也得以家喻户晓。经济危机过后,美国经济衰退,大量工人失业,被社会分工限制的女性更难有机会工作。在整体美国社会还未复苏情况下,迪士尼公司也受此影响面临破产,美国社会和迪士尼都急需一部影视作品振奋人心。1937年,迪士尼出品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横空出世,并引起空前反响。作为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迪士尼公主系列IP的开山之作,在当时席卷了800万美元票房。《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剧照美国上世纪30年代遭遇重大经济危机的同时,迪士尼创作了的“米老鼠”与“白雪公主”两大经典形象IP,与“口红效应”经济理论应运而生,让迪士尼品牌得以享誉世界。1987年10月,“黑色星期一”股灾爆发。当日全球股市在纽约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带头暴跌下全面下泻,金融市场陷入巨大恐慌。当时,迪士尼股票一度下跌了42%。但这时,迪士尼的实景娱乐项目开始铆足马力。迪士尼运用1955年建立的加州迪士尼乐园、1971年建立的奥兰多迪士尼乐园,继续开展线下实景娱乐项目。同时,迪士尼乐园与乔治·卢卡斯针对“星球大战”IP第一次合作,推出首个“星河之旅”主题项目。与此同时,第一家迪士尼专卖店在加州GlendaleGalleria开张。1989年,迪士尼世界“迪士尼-米高梅影城”正式开幕,迪士尼乐园经典游乐设施“飞溅山”也投入吸客。致力于线下实景娱乐的成功开发,让迪士尼在1989年中期股票反弹到历史最高点。虽在1990年有所下滑,但很快在1992年初反弹到历史最高点。又到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引发的股灾对迪士尼来说最为严重,一度其股价下跌了70%,直到2011年才重回高点。2005年上任的CEO罗伯特·艾格可以说是拯救迪士尼于水火。在他任职期间,通过多次并购影视公司、储存各类IP,让迪士尼持续保持活力。2006年,迪士尼以74亿美金购买皮克斯公司,2009年,迪士尼斥资42亿美元收购惊奇漫画公司(漫威前身),2012年又宣布以40亿美金收购卢卡斯影业,2019年,迪士尼又以7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21世纪福斯公司,这些大体量的并购都为公司贡献了无数优秀的IP。并购之外,艾格还将触角升到了更多国际市场,其中重点发力的落脚在了中国。漫威宇宙系列在中国攫取巨大票仓,上海迪士尼乐园也成功投入运营。漫威10周年合影在2005年艾格接手迪士尼之前,公司的市值约为550亿美元,至他2020年2月卸任前,迪士尼公司市值曾一路飙涨到2300亿美元。艾格期间,迪士尼也正式成为了世界级的娱乐巨无霸。迪士尼在每个危机阶段都能当机立断找到一个战略落脚点,并全力集中猛攻。虽然百年迪士尼的道路并不一帆风顺,但每一次都能凭借精准的战略侧重“化险为夷”,结合时代注重内容、开发多线业务、线下运营实景娱乐、战略并购囤积IP、远征国际市场等等举措落实,都将迪士尼引领到更高一个台阶。行至今日,疫情之下,迪士尼股价近期至高下降40%,就像之前所有的低迷时期一样,迪士尼又将如何利用其标志性的品牌名称、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多样化的业务来抵御冠状病毒危机,这一次它会有怎样的战略侧重凸显呢?运营方式改革才是核心“自救”?强如迪士尼,在面对疫情危机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和多数商业公司一样,作出员工停薪待岗、高管自降薪酬等常见“节约成本”的方式。据美国中文网报道,奥兰多迪士尼世界乐园的4.3万名员工,将与4月中旬起开始无薪放假。关闭期间,公园仅保留约200名员工从事必要工作。迪士尼或将员工休假期间的医疗、牙科和人寿保险等福利保持一年。迪士尼表示:“由于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重启业务。我们被迫做出艰难的决定,采取下一步行动,休假目前不需要工作的员工。”相对应的,3月底消息,迪士尼高管也将集体减薪。据《好莱坞报道者》获得的一份迪士尼内部邮件,迪士尼现任CEO鲍勃·查佩克将减薪50%,而现任执行董事长罗伯特·艾格自愿放弃全部薪水。副总裁级别的员工将减薪20%,高级副总裁减薪25%,执行副总裁及以上级别员工减薪30%,且没有明确截至日期。对此次迪士尼停薪、休假决定,海内外媒体基本有两股声音,悲观者认为美国人没有存款的习惯,“停薪即失业”,没有收入来源的他们只能等着政府的救助金,无论你的家庭是否背负贷款,有失“人道主义”。而又有报道传闻,迪士尼该举措就是为了让员工有资格从美国政府最近通过的经济刺激计划中获得补偿,迪士尼合理利用政策补贴,节约自身成本。迪士尼高管减薪、员工无薪休假能虽能缓解迪士尼经济压力,但是相比核心业务的损失,这一点资本回收也是杯水车薪。对此,3月23日迪士尼公司将发行新债券,筹集近60亿美元,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以解决现金流紧缺的燃眉之急。根据SEC的备案文件显示,迪士尼发行的债券利率位于3.35%至4.7%之间,到期时间为2025年至2050年。迪士尼公司表示,“疫情的爆发以及防止其传播的措施影响了我们的业务。我们已经关闭了主题乐园,暂停了巡游和喜剧表演,推迟了电影在国内外上映时间,以及遭受了供应链中断和广告销售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迪士尼以710亿美元收购21世纪福克斯,这一项交易使得迪士尼的债务加剧一倍,达到480亿美元。为了振奋市场信心,早在4月初迪士尼就率先制定出旗下近30部作品的新档期,布局2020年7月至2022年7月两年之间的全球档期安排。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整理了迪士尼旗下近30部作品档期安排表,通过图表可以看出,迪士尼7月份之前的作品全部更改档期。头部作品《花木兰》《黑寡妇》《永恒族》《奇异博士2》《雷神4》都有3~6个月的档期延迟,以规避自身之间档期冲撞。《夺宝奇兵5》更是有一年多的缓冲期。而本年度档期稍后,中等体量的影片《披头乐队:回归》《王牌特工:源起》目前未调整档期。由此可见,迪士尼的电影作品已经重新清晰布局了未来2年之间的全球重要档期,相较于其他电影公司的后之后觉,迪士尼再次抢占全球电影市场先机。除此之外,就目前而言,在迪士尼各项业务可能陷入“冰点”的时候,流媒体方面的Disney+、Hulu却让迪士尼欣慰不已。2020年4月9日,迪士尼发布报告称,旗下Disney+服务推出约五个月后,全球付费订户已超5000万。该公司在2月初召开第一财季财报电话会议期间披露的付费会员数量仅有2860万订户数量,也就是说Disney+两个月时间内就激增了75%,这无疑是受到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推动。Disney+也成为美国10岁区间订阅用户最高的流媒体,因为相较其他游玩支出,父母每月支付6.99美元就能让孩子们得到相当丰富娱乐资源。Hulu的付费用户增至3070万,ESPN付费会员增至760万。付费会员的增长,广告收入的提高,让其实现营收39.87亿美元,增幅334%。以Disney+,Hulu为首的流媒体业务成为迪士尼为数不多的实现营收业务板块。影院的无期限关闭,流媒体业务的几何增长,正反对比,也让迪士尼开始开始将更多院线电影直接上线Disney+等流媒体平台的就更加容易理解。内容项目方面,4月8日迪士尼宣布,原本定档5月29日上映的《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将取消北美院线上映,而是选择直接在其流媒体平台Disney+线上播放,成为迪士尼首部放弃院线发行,转而上线Disney+的影片。随后,罗伯特·艾格透露,《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不会是唯一的、受新冠疫情持续影响的,将有更多影片跳过院线直接上线Disney+。《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剧照其中,命运多舛的《新变种人》就很可能放弃院线发行,直接上线Hulu。一场疫情,极大改变了群众的娱乐方式,迪士尼在线下运营的投入调整将会板上钉钉的事情,而早已被迪士尼摆上重中之重的流媒体必将迎来全面的阶段性侧重,然后令人担忧的是,Disney+备受期待的头部项目《旺达·幻视》《洛基》《猎鹰与冬兵》等还处在制作停工的阶段。疫情危机之下,百年的迪士尼或许也无法从现有经验之中,制定出针对此次疫情带来的冲击,但迪士尼没有停下,连罗伯特·艾格,这位曾创下无数辉煌战绩、年前宣布卸下迪士尼CEO并准备明年10月正式退休的迪士尼核心人物也重新走到了管理的第一线,并对接下来迪士尼的运营规划进行了战略调整,或将永远地改变运营方式,迪士尼又将被这位传奇人物重塑。不同于前几次的经济危机,除了迅速确定战略侧重点外,运营方式的全面改革也将是迪士尼必须“硬扛”下来的。等待迪士尼重塑后的模样,或将再度引领整个行业的新变革。

2020年04月19日 01:45